bet365 -体育投注
当前位置:首 页陶卫伟易学专栏查看文章

陶卫伟-解开时空之谜?论时间和空间的构造

点击数:1489时间:13-06-09
解开时空之谜
       ——论时间和空间的构造
陶卫伟
    大约在十多年前,曾有幸拜读着名物理学家斯蒂芬·霍金先生的《时间简史》,当时对霍金先生的宇宙爆炸论解释时间和空间的起源问题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佩服霍金先生解释宇宙起源的同时,更惊叹我们中华民族竟然在一千年前的北宋时期,就有一位伟大的哲学家、宋明理学的开山祖师、濂溪学派的奠基者周敦颐先生(1017—1073年出生,湖南道县人)提出的《太极图说》,来解释宇宙时间和空间的起源问题。当时就发现两者如出一辙(只是名称不同而已,例:我们现在住在长沙,而在古代叫潭洲一样),正如人类用运载火箭来探索地外文明 ,在惊叹现代科技文明的同时,会自豪的说一声:“中华民族是最早发明火箭的国家。”(在13世纪,我国就有关于“起火”的记载,公元1232年汴京之战,已经使用了真正的火箭。当时,甚至有人利用47枚大火箭作推进的试验。因此,外国人称中国人是“第一个企图利用火箭飞行的人”)。
    又是某种缘起和巧合吧!史蒂芬·霍金先生在三年前竟然鬼使神差地来到了中华民族这块最早提出宇宙起源奥秘的土地上,在我国最高学府——北京大学的讲台上“变形”的讲起他的宇宙爆炸起源理论,并陆续出版了《时间简史(普及版)》、《果壳中的宇宙》和《宇宙简史》,我都有幸一一拜读。霍金先生的书籍再一次触动了我的某些灵感,让我产生了一些奇妙的联想:是不是老祖宗周敦颐先生的哲学粒子思想突破一千年的时空隧道撞击霍金先生的头脑,使霍金先生受到了某种启发,于是就有了了不起的宇宙爆炸物理理论,而霍金先生的物理思想(物理的粒子)又突破几万公里,漂洋过海,撞击我这位自称是周敦颐先生“隔代学生”的头脑,在这种粒子撞击下,我又想把霍金先生的物理理论提升到一个新哲学高度。
斯蒂芬·霍金,被誉为自爱因斯坦以来世界最着名的科学思想家和最杰出的理论物理学家。黑洞理论和大爆炸物理理论的创始人,因身体原因,他虽无法言语,但他的思想却超越了相对论,量子力学,大爆炸理论而迈入创造宇宙的“几何之舞”。在他的宇宙爆炸理论中,霍金先生认为时间和空间是有起点的(奇点),大约在137亿年前(或在那十分遥远的过去,在某个无法确定的时刻,由于不知道的原因,物理学上称之为T=0的时刻),宇宙只是一个不规则,时间和空间被压缩为零的状态,而温度和密度无穷大。零状态突然爆炸,在爆炸的那一瞬间突然产生时间和空间,然后时间和空间不断的向外扩散和膨胀,而温度不断下降。到现在宇宙还在膨胀,星系之间的距离还在扩大……这就是霍金先生所描述的宇宙起源理论,即大爆炸物理理论。
再看看我们的老祖宗周敦颐先生的《太极图说》,他认为世界上由无极产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重叠为六十四卦,然后六十四卦不断分化,产生世界上的万事万物。在这个太极理论里,周敦颐先生讲的世界就是我们现在讲的这个宇宙,他的起源是从一个不规则的无极(时间、空间都压缩为零的状态,即为奇点)开始,然后突然产生太极(产生了时间和空间,只是没有分开,时空还混合在一起没有分化,这个状态就叫太极)。然后进一步分化为两仪,这个两仪一个叫时间,一个叫空间。这时的宇宙已把时间和时空分开,然后时间和空间又各自不断进行分化为,生成四象、八卦、六十四卦……以至于产生今天的宇宙模式。直至现在时空仍在膨胀、分化……
从上述两种理论,可以看到,霍金先生的宇宙爆炸理论与周敦颐先生的太极理论解释宇宙的起源时有异曲同工之妙 ,就像吃中饭和晚饭一样,都是吃饭,只是时间不同而已。
从霍金先生和周敦颐先生的宇宙模型中,还可以发现,早期的宇宙是时间和空间扭曲在一起的,并没分开(因为“太小”,也没有办法“分开”)。这个现象告诉我们时间和空间并不是孤立、静止和绝对分开的,时间和空间并不是两条没有起点和终点的直线。改变时空观,就能改变人类的历史进程。
综上所述,可以得出如下几个基本观点:
一、时间和空间(尤其在宇宙早期)在本质上是不可分的,时间即是空间。时空是不可分的,时空是高度统一的。(在这里,我形象的称:“空间是变形的时间,或时间是变形的空间。”)
二、时空不是没有起点和终点且孤立、静止、绝对分开的两条直线,即时空是扭曲的。(可以形象的打个比喻:过去我们的时空观就像吃“油条”,而现在我们要把“油条”扭成“麻花”来品尝。)
三、宇宙是由一个距离无穷小,而密度和温度无穷大的“奇点”演变而来的。那么,不管现在的宇宙将来还会膨胀到多大,但她总是和这个奇点有联系的。也就是说,这个奇点与现在的宇宙在本质上是相通的。这与我们老祖宗留下的《易经》中所说的“天”“地”“人”合一的哲学观点相似。
从第一个观点可以看出,时空不是绝对分开的,在宇宙的早期,时空混合扭曲在一起,那么时间也应该和空间一样是一种具有属性的物质,只是分化成现在看不见,摸不着,但又能感觉他真正存在于生活中。而老祖宗恰恰具备这种时空不分离的高超智慧,认为时间也和空间一样,是具有某种物质属性的。如把“天干”和“地支”这种用用来描述时间的东西都空间化(即物质化),并用阴阳五行(金、木、水、火、土)来区别它们的性质,这正是祖先的伟大之处。例如:用来描述年的时间性质状态就有六十花甲。如,2007年叫做丁亥年,丁在五行性质属火,而亥的五行属性属水,因此2007年就具有火和水的复合性质。
把时间空间化(物质化)之后,时间从此会变得具有“生命意义”和“ 个体性质 ”。如果时间具有性质,那么,时间也可以通过类似于空间的化学反应方程式来推算他未来变化的状态。
从第二个观点可以看出,时空肯定不是两条孤立、静止且绝对分开的直线。如果真是两条这样的直线,那么对未来的探索就变得毫无意义,更不会知道未来要发生什么。正如人类早期误认为地球是一个没有起点和终点的平面一样,“南辕北辙”就是这样的世界观,认为往北出发必然到不了南方(现在都知道,地球表面在范围上有限,但没有边界或边缘。在量子力学和相对论中,时空会类似于地球表面:在范围上有限,但没有边界或边缘。)。现在已知道时间不是一条直线,它是一条扭曲的路线。正如霍金先生在描述人类时间如“麻花状”(详见《果壳中的宇宙》33页)。在图中,可以清楚的看到时间空间上有许多重复性,经过一个漫长的时间之后又回到了一个类似的地方,再开始新的征途。不同的A、B两个时间,从A点出发,通过漫长的岁月到达B点,而B点就在A点之下。正如:在两层楼房的房子里面,从二层到一层并不能直接下来,而是通过楼梯拐来拐去,最后才到达。
我看完霍金先生所描述的人类时间图后,突发奇想:是否可以不绕那么一个大弯就能直接从A点进入B点?或下楼为了省时省事就不用通过楼梯拐来拐去就直接“跌到”一楼呢?如果人类做不到,是否有别的“东西”能做到呢?答案是肯定的。
就是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突然想到尼尔斯·玻尔(丹麦人,量子力学的发现者之一)。在1913年,他在思考原子结构的过程中,突然有了个想法,他推迟了蜜月,写出一篇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论文,论文的题目为《论原子和分子的构造》,认为电子只有留在某些明确界定的轨道上,才不会坠入原子核。根据这个新的理论,在两个轨道之间运行的电子在一个轨道消失,立即又在另一轨道出现,而又不通过中间的空间。这个见解——即着名的“量子跃迁”——是极其奇特的,而又实在太棒,不能不信……这是了不起的见解,玻尔因此获得了1922年——即爱因斯坦获得该奖的第二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随着深入钻研,物理学家们发现了一个世界:在那个世界里,电子可以从一个轨道跃迁到另一个轨道,而又不通过中间的任何空间;物质突然“从无到有”,——用麻省理工学院艾伦·莱特蔓的话来说,“又悠忽从有到无”。科学家们首次碰到了“宇宙里大脑无法理解的一个区域。”或者像费曼说的:“小东西的表现根本不像大东西的表现”。量子理论有许多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方,其中最引你注目的是沃尔夫冈·泡利在1925年的“不相容原理”中提出的:某些成双结对的亚原子粒子,即使被分开很远的距离,一方马上会知道另一方的情况。粒子有一个特性叫做自旋,根据量子理论,你确定一个粒子自旋,那个姐妹粒子马上以相反的方向、相等速率开始自旋,无论它在多远的地方。令人惊叹的是,这个现象在1997年得到证实,瑞士日内瓦的物理学家把两个光子朝相反的方向发送到相隔11公里的位置,结果表明,只要干扰其中一个,另一个马上做出反应。事情达到了这样一种程度:有一次会议上,玻尔在谈到一种新的理论时说:“问题不是他是否荒唐,而是他是否足够荒唐。”(正如警察在长沙盯梢上了一个嫌疑人,突然发现这个人出现在北京,还发现这个人又同时出现在华盛顿一样。)
由于存在这么多古怪的特点,许多物理学家不喜欢量子理论,至少不喜欢这个理论的某些方面,尤其是爱因斯坦。爱因斯坦无法忍受这样的看法:“上帝创造了一个宇宙,而里面的有些事情却永远无法知道。”而且,关于超距离作用的见解——即一个粒子可以在几万亿公里以外影响另一个粒子——这完全违反了狭义相对论。什么也超不过光速,而物理学家们却在这里坚持认为,在亚原子的层面上,信息是可以以某种方法办到的。(迄今谁也解释不清楚粒子是如何办到这件事的,据物理学家雅基尔·阿哈拉诺夫说,科学们对待这问题的办法是“不予考虑”。)
最大的问题是,量子物理学在一定程度上打乱了物理学,这种情况以前是不存在的。突然之间,你需要有两套规律来解释宇宙的表现——用来解释小世界的量子理论和用来解释大宇宙的相对论。结果,物理学家有了两套规律 ——一套用来解释小世界,一套用来解释大宇宙——互不干涉,各过各的日子。爱因斯坦也不喜欢这种状况,在他的余生里,他潜心寻找一种“大统一理论”来扎紧这些松开的绳头,但总是以失败告终。有时候他认为自己已经找到,到最后却发现总是白费工夫。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越来越不受重视,甚至有点儿被人可怜,又如斯诺写到:“他的同事们过去认为,现在依然认为,他浪费了他的后半生。”
我讲的这些物理理论,是否已触动了你的灵感?是不是觉得在这篇文章中会找到大统一的答案。人类在时光的轨道上漫步,在从A点到B点的漫长岁月中,是因为“人”自身的体积太大太大,只好被迫沿着这条漫长的岁月轨道东拐西拐,最后才到达B点,但是量子则不需要经历这个漫长的过程,因为他太小太小,可以从时空岁月的轨道里“漏”或“跃”下去直接到达B点而几乎省略了中间的任何时空。正如人类从二楼到一楼要通过楼梯才能到达,量子则可以从一楼和二楼之间的“缝隙”里直接“跃迁”或“漏到”一楼,而省略下楼这个“漫长的”过程。
因而可以得知,人类的时空轨道并不是完全密封的轨道,而更像一种开放着的“网”(而这些网洞在物理上叫“虫洞”)。人类在时空轨道这张“网”上旅行,只是“网洞”太小太小。大家伙无法从“网洞”里自由通过,被迫按照相对论的引力原理进行漫长的时空旅行,而类似于“量子”的这些小家伙因为面积小于“网洞”的面积,可以自由往返于A、B两个时空,而几乎省略中间过程。这些小家伙们可以自由往返于时空这条漫长的岁月轨道,并在几万亿公里以外或几万年以内相互直接进行“沟通”和“影响”,且它们的运动符合量子力学理论。
这正如开车在立交桥上或站在二楼的房子里一样,要到桥下或到一楼就必须绕一个很大的“圈子”才能到达。但是如果将车子或人压缩到只有一个“量子”大小时,完全可以从立交桥或房子的钢筋水泥板的缝隙中自由跃迁,直接到达桥下或一楼,而不需绕一个很大的“圈子”。
对于时间来说也应当如此,假设想知道2010年世界杯谁是冠军时,就只能老老实实等待漫长的3年多,直到2010年世界杯冠军结束,才能知道结果。但身边的量子却不需要经过漫长的3年多时间而直接从时间轨道的“缝隙”中“自由跃迁”到裁判员吹响比赛结果的那一刻,同时把比赛结果的信息“俘获”到手,再“自由跃迁”回来,因为他是“自由”穿梭于这段3年多时间轨道的。(这有点像“小小”的侦察兵,神不知鬼不觉就能把情报“偷”回来,只是这个侦察兵太小,暂时无法驾驭它。)
为了进一步的了解这个“小小的”侦察兵,让我们稍停片刻,先来回顾下我们所知道的原子结构及原子核裂变。每一个原子都由三种基本粒子组成:带正电荷的质子、带负电荷的电子以及不带电荷的中子。质子和中子装在原子核里,而电子在外面绕着旋转:质子决定一个原子的身份,电子决定一个原子的性情,中子不影响原子的身份,但却增加了它的质量。由于中子不带电荷,他们不会被原子中心的电场排斥,因此可以像小鱼那样被射进原子核,启动名叫裂变的破坏过程。较晚发现中子或许是一件好事(中子在1932年被发现。詹姆斯·查德威因此于
1935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因为发展原子弹必须掌握中子,要是在20世纪20年代就能分离中子;“原子弹很可能先在欧洲研制出来,毫无疑问是被德国人。”
现在我们知道,分离中子发展原子弹对人类的核威慑是多么的巨大。如果发生核战争,地球都可以被毁灭几十次。核恐怖成了人类暂时无法挥去的心理阴影。如果人类在未来又能成功分离电子,掌握电子“自由跃迁”原理并将电子“训练有素”,那么,人类即可以突破时空探索地外文明造福人类,又可以对地震,天气,核战争等毁灭性的灾难提前预防,真正起到趋吉避凶的作用。那么,分离电子又成为人类心理上的希望与阳光。
然而,人类有时太“自大”了一点,“自大”得有点看不起“量子”,一个小小的家伙对我有什么用处呢?远远没有想到身边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小家伙们还有如此之神奇本领。现在我们已知道,有时人类无法办到的事情,在量子那里看来可谓是轻而易举,无所不能。
中华民族是一个有着五千年悠久历史的文明国家。早在远古的殷商时代,在当时科技文明等还很落后的情况下,先民们却不自觉地运用了量子理论对时空进行探索。先民们并不“自大”,当他们知道自己无法直接突破时空轨道提前预知到未来时,就把思维投到了许多小东西身上。例如:龟壳或兽骨等等。当时人们还无法知道还有更小的量子的存在(正如先民们只简单的认为世界只由五种元素金、木、水、火、土组成一样)。龟壳、兽骨相对于人来说已经很小,但是相对于量子来说还是太大,也无法“跃迁”到未来去探索;虽然龟壳有少量的量子“自由跃迁”,但是这些量子实在太小,人们肉眼根本不能发觉有量子跃迁的痕迹。那采取什么办法呢?老祖宗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办法,就是将龟甲等煅烧,然后根据煅烧后的“裂痕自然走向”来预知未来,这里就恰恰运用了量子跃迁的理论,因为当煅烧龟甲时,火会使龟甲升温,从而由小面积的粒子“跃迁”激发为大面积的粒子整体“跃迁”到未来的时空中去获取信息。当温度降下来后,粒子会在龟甲上留下整体“跃迁”过的痕迹(即煅烧后龟甲自然留下的裂痕),根据龟甲遗留下的整体“跃迁”痕迹,先民们就可以提前知晓未来事物的发展变化。
到了北宋时代,和周敦颐先生同为北宋五子之一的邵雍(字康节,北宋着名天文学家和信息预测学家,《梅花易数》的作者),他对未来的信息预测就完全运用了宇宙大爆炸理论(太极理论)和“量子跃迁理论”探索未来。每当预测时,邵康节就通过梅花易数的方式将当时的事件压缩(即换算)到一个较为狭窄的六十四卦时空当中,然后继续压缩到更小的八卦状态……直至压缩成太极状态(即量子状态,这个量子已接近“奇点”。)。量子通过时空轨道的“虫洞”自由“跃迁”获取信息返回后,再把量子还原到八卦或六十四卦状态,通过量子所载信息,就可以提前预知未来。在这里,梅花易数的运算方式就起到“压缩机”和“放大器”的作用(或“互换器”的作用)。
读到此,你应该感觉到了,物理学最后的两套规律——一套用来解释小世界,一套用来解释大宇宙——各过各的日子的时代即将结束。爱因斯坦在他的余生里,他潜心寻找一种“大统一理论”而以失败告终。而中华民族的这种古老而又科学的时空理论,却能够统一现代物理学的两大对立局面。
由第三个观点可以得知,这个奇点与现在的宇宙在本质上是相通的,其实也就是我们老祖宗所讲的“天地人合一”的哲学观点,这个哲学观点认为:
我们身体上的每一个细胞与一个整体的人之间是相互影响的;人与地球比较,人又相当于一个细胞,人与地球的变化是相互影响的;地球相对于太阳系来说又相当于一个细胞,他们相互运动并相互影响,地球运动的变化影响太阳系的变化,太阳系的运动变化又影响地球运动的变化;太阳系相对于银河系来说又是一个细胞,他们的运动彼此相互影响;银河系相对于总星系来说又是一个细胞,他们的运动相互影响……这种“天地人合一”的观点可以形象的称为宇宙的“大小”系统论,这些彼此的“大小”系统在本质上是相通的。根据这一理论,可以得出:只要了解了微观世界运动规律就可以推算出宏观世界运动规律,或者只要了解了宏观世界的运动规律就可以推算出微观世界的运动规律。可以更形象的称为:“已知部分求整体,或已知整体求部分。”
根据“天地人合一”的观点,就可以解释居住环境(在古代又称堪舆或风水)为什么会对人类有重要影响的问题了。
现在,假设人类有足够的智慧和财富,在总星系里找一个地方安家,那么怎样选一个好房子作为居住环境呢?首先,就要考虑适合生命存在和延续的地方,然后,再考虑是否有温度、水分、空气……在浩瀚的宇宙里,地球是处在银河系螺旋左背上的一个小小的“细胞”。也有可能在螺旋右背上有另一个小小的类似于地球的“细胞”也会适合人类居住,但人类目前的智慧还远远有限,还无法探知它,地球暂时成了唯一的选择。       
再假设,我们有足够的自由和经济实力,在地球上的任何一个角落选一个安家的环境,那又如何选好呢?首先,让我们用全球的视野来看地球的结构,地球表面分为五大部分(即根据有无直射的阳光和有无极昼、极夜现象,用南北回归线和南北极圈这两对纬线,将地球表面分为北寒带、北温带、热带、南温带、南寒带),根据常识,南北寒带都太冷,热带太热,居住的环境相对恶劣,我们会先排除它们。那么,就只有南北温带供选择了,到底是南温带好还是北温带好?这里面就大有学问了。
众所周知,地球是由地壳,地幔,地核组成的。而其中地核又是由内核和外核构成。而外核又是由温度极高的金属流动体组成(即地球磁场),他的运动变化对地球的外表影响最大。地球外核运动最活跃的地方正好与北温带对称。他的磁场通过量子原理直接影响地球北温带的运动变化。从以上空间观点可以大致得出,北温带比南温带更为活跃。
其次,不同大小的空间是符合“天地人合一”理论的,然而南北温带在空间上却是一对双胞胎,如果从空间上还暂时无法判断出谁更优秀,我们就用另一个理论去判断,即:时间也是“天地人合一”的(即“年月日时合一”),而且时间和空间也是合一的(即时空不可分理论)。可以把眼光投向时间,分清时间的优劣也就可以看到空间的优劣。如果我们对未来暂时无法判断,那么就把眼光投向过去(即以历史的眼光来看南北温带)。从人类历史发展进程来看北温带比南温带更活跃,从地球上远古的四大文明古国到近500年来九个大国的崛起(葡萄牙、西班牙、法国、荷兰、英国、德国、俄罗斯、日本、美国),全部都在北温带之内。其中历史上绝大部分先进的科技文明和杰出人物都集中在北温带一带。于是,根据历史发展的眼光来看就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住在北温带比住在南温带更有利于人类的发展。所幸的是,我们国家几乎99%的地域在北温带,即使有那么一点点不在也接近北温带,我们再也用不着花那么多时间、人力、财力移民到南温带。
现在已经知道北温带比南温带居住更有利,北温带相对于我们来说还是太大,花中选花,在北温带如此众多的国家和地区中,又以哪个国家最适合呢?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让我们从空间上分析北温带的气候和在时间上回顾各国的历史吧。首先,来看看北温带的气候变化,一年中太阳光直射到北回归线上就不再北移,然后回归赤道,再到南回归线就不再南移,然后又返回赤道再回到北回归线,如此反复,就形成了我们北温带四季的气候变化,那么太阳相对于北温带就不是直射,居住在北温带的人,从方位上来看,太阳就永远在南方。由此看来,在北温带生活的人们将房子盖成“坐北朝南”的方式是有科学依据的。当太阳从南回归线逐渐北移时,天气由此变热,万物都想直接接受阳光的沐浴。太阳是太阳系的中心,他的能量对于地球来说是巨大的,将房子盖成“坐北朝南”的模式更能够直接吸收太阳能量,而且出门朝南,似乎是朝着太阳走。顺着太阳运动我们就会获利(太阳有点像我们股市里面的大盘,大盘好那么各股赚钱是轻而易举的,如果大盘不好要赚个钱还真不容易。孙中山先生讲过的一句名言:“天下大势,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当太阳从南回归线逐渐北移接近我们时,在我们面向的南方最好是直接接受太阳的“关爱”,不要有屏障为好(地势平坦为好)。当太阳从北回归线逐渐南移远离时,北寒带的寒流就会“乘机”从北方向入侵北温带,那么,就应该在寒流侵犯我们身体前的北方有屏障为好(即地势较高为好)。再来看看一天当中太阳的变化,太阳总是从东边升起接近我们,从西边落下远离我们,同理我们可以得知,在北温带还应该是西高东低为好。综上所述,在北温带国家和地区,西方和北方最好是地势高,南方和东方最好是地势低为好。当然,这种影响不是在一两天内就能看出明显的变化的,可时间久了,这些就会对一个人乃至一个国家产生重大影响。在南温带则应该要“南高北低”和“坐南朝北”,看来我们的风水讲“依山伴水”、“坐北朝南”等还是有一定的科学道理的,只是要解决怎么依山伴水和朝南朝北的问题。
在北温带众多的国家里,我发现有两个国家符合这种先天自然条件(即中国和美国,也可能还一些小国也符合)。其实中国和美国的自然环境有很多类似的地方,都是在北温带,又都是北高南低和西高东低,而且面积相差无几。中国在西边有青藏高原、昆仑山脉、阿尔泰山山脉,北边有蒙古高原、燕山山脉等,而南边和东边直接面向太平洋;在美国,北有拉布拉多高原,西有落基山脉等,而东南边直接面向大西洋。我们中国是有五千年文明的泱泱大国,在历史的长河中我们多次实现民族的伟大复兴而独领风骚,而美国,从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到现在虽然只有五百年左右的历史,却能在短时间内称霸世界,这证明自然环境对历史的影响是相通的和必然的。
读到这里,你会想,中华民族是否能再次实现民族复兴并超过美国?民族复兴的答案是肯定的(我已在《用易经的朴素唯物主义的哲学观点论证中华民族的实现民族伟大复兴的时刻即将到来》一文中已经详细论述,在此不再赘述)。超过美国也是肯定的:中美虽然地理环境比较相似,但是在依山伴水方面,我们所依的山为世界最高山,而且“靠山”又多,甚至还有人为的“万里长城”加高了高度,面对的洋为世界最大洋。——我们拥有超过美国的先天地理条件,所以当然能超过他了。
我们再分析其他国家的历史,有许多文明古国和近代崛起的大国,他们曾昙花一现,如同流星,很难有第二次崛起的机会。除和他们的理念有关以外,还与他们的地理位置,以及自然环境不相协调有关。因此,我们又可感到很幸运,我们选择居住环境时既可不向南温带移民,也大可不必向欧美等国移民,中国就是地球上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
在我们中国大地上怎么选择一个好环境来居住呢?那么同样也是利用上述原理进行选择,我们要想“依山伴水”,那要依山就是西、北方向依山,要伴水就是东、南方向的水。这样我们居住的环境与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北温带、我们的地球、我们的太阳系、我们的银河系、我们的总星系……构成相通的类似于“天地人合一”的“大小系统”。
当西方列强用武力企图殖民世界时,发现他们的武器却运用了我们祖先的“四大发明”。当我们看到各国运载火箭相继升空时,我们会津津乐道:“中华民族是最早发明火箭的国家。”如果在不远的将来,人类充分利用宇宙大爆炸理论(即太极理论)和量子理论来探索未来和地外文明之时,我们会更自豪地说一声:“中华民族是最早利用宇宙爆炸理论和量子理论来探索时空的国家!”
上一篇: 已经是第一篇
下一篇: 已是最后一篇